中研网
中研研究院

首页
研究院
细分市场研究可行性研究 商业计划书 专项市场调研 兼并重组研究 IPO上市咨询 产业园区规划 十三五规划 投资银行业务 政府产业战略
行业资讯
行业经济 经营管理 企业战略 营销策略 人力资源 中研视点 行业预警 投资热点 消费市场 展会信息
数据中心
行业数据 经济指标 海关统计 监测数据 宏观经济 政策法规 渠道研究 产业集群 技术工艺 企业排名
市场分析
深度分析 国际市场 企业情报 趋势预测 市场点评 发展策略 调研资料 案例分析 产业观察 培训教材
地区经济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安徽 福建 甘肃 广东 广西 贵州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吉林 江苏 江西 辽宁 宁夏 青海 山东 山西 陕西 四川 西藏 云南 浙江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黑龙江 内蒙古
行业经济
医疗医药保健 IT与通讯 机械电子 车辆交通运输 建筑房地产 轻工纺织服装 家用电器 家用日化 食品饮料酒业 零售商贸 酒店旅游餐饮 金融保险投资 出版传媒包装 建材家具纸业 能源矿产环保 石油化工 农林牧渔业 其他行业
细分行业站
医药医疗研究网 中国IT通讯网 机械电子研究网 汽车交通运输网 房地产研究网 轻工纺织服装网 家用电器研究网 家用日化研究网 食品信息网 零售商贸研究网 酒店旅游餐饮网 金融保险投资网 出版传媒包装网 建材家具纸业网 能源矿产环保网 石油化工研究网 农林牧渔业研究网 文化教育研究网
更多
新闻 娱乐 时尚 调查 旅游 人物 图集 财经 商圈 商学院

中国服装设计师的时代来了吗?或许还早

  2016年4月15日 来源:中国服装网   责任编辑:NiuLi   繁体
除了销售知识的匮乏,国外的买手们还认为中国设计师的产品定价太高。
中研网讯:
  “我们这两天至少见了50位中国设计师吧。”美国买手CarolSong说完低头喝了一口咖啡提神,坐在她身旁的搭档JesseHudnutt默契地接过话头:“看衣服、拍照、和设计师交流,在下单之前有很多步骤。”
  
  CarolSong和JesseHudnutt为买手店OpeningCeremony工作,都是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的特邀嘉宾。不久之前,两人所在的美国买手店OpeningCeremony宣布进入“2016中国年”,不仅推出了与AnnaSui、VivienneTam等华裔设计师的联名胶囊系列,还引进了一批中国新锐设计师品牌入驻,譬如AngelChen、Museumoffriendship、Boundless就是他们在上海挖掘到的。
  
  而和他们一样被上海时装周邀请而来的国际买手还有3位。王汁、上官喆、李筱......近年活跃在国际时装周上的东方面孔让“中国设计师”这一概念不断具象化。H.Lorenzo、OpeningCeremony、10CrosoComo等欧洲和美国的知名买手店最为勤奋,这几年的上海时装周从不缺席,来中国寻找设计新星。
  
  不过在热闹的表象之下,我们是否就可以断言,继安特卫普六君子与日本三剑客之后,即将迎来的是中国时代?仅在中国本土市场赢得媒体关注和知名度远远不足以称为一个“时代”,能获得国际市场的认可才更名正言顺。
  
  4月8日上海时装周开幕秀,头排阵仗可能创下有史以来最华丽记录。法国时装工会首席执行官PascalMorand、意大利时尚协会主席CarloPascal、法国l’claireur买手店创始人ArmandHadida、Vogue意大利版资深编辑SaraMaino,以及英国时尚专栏作家GemmaWilliams都是座上宾。
  
  GemmaWilliams去年出版了她的新书《时尚中国》(FashionChina),介绍了41个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和商业品牌。她所熟识的中国设计师大多产自英国的时装院校,例如王海震、郭一然天、王逢陈......有趣的是那道分水岭:老一辈毕业生通常会留在伦敦实习、工作、独立门户,而新生代设计师则倾向于回国创立同名品牌。
  


  “这一季上海时装周上的设计师人数多出两倍。”辗转于各个秀场与showroom(订购会)的她很快发现这一变化:“可没人能预言这些品牌能够存活多久。”撇开中国时尚产业不够成熟这一外部因素,缺乏深思熟虑以及商业经验是导致年轻设计师半途退场的主要硬伤。
  
  从去年开始,创业时机成为行业内的讨论焦点。Vogue美国版主编AnnaWintour不止一次提醒学生:“毕业后直接创立同名品牌的成功范例非常少。”因为时装毕竟是门生意,而大多设计学府不会耗费时间教导学生如何生产、交付、销售、公关,至于品牌定位、产品定价等商业策略根本无法用一两门课程解释清楚。
  
  GemmaWilliams与中国设计师交流过程中发现,站在自己对面的年轻人更爱谈论梦想,但在供货、生产、销售等商业方面的筹备几近空白。“这就是为什么,我建议他们毕业后为品牌工作1-3年,随后决定是否创立个人品牌。以他们现在的状况在中国市场或许能够生存,但如果想要打开国际市场,至少还需要好几季的试炼。”
  
  尴尬的是,只有被海外买手问懵时,中国年轻设计师才会意识到自己症结所在。去年,洛杉矶买手店H.Lorenzo创始人Lorenzo来上海时装周时曾提到showroom中的混乱景象——整季衣服挤作一堆,看不到重点。此外,不少中国设计师在面对海外买手店的订单时,往往不懂得提供离岸价格,也不懂得外贸规则。一部分设计师因此曾推掉了进驻海外平台的机会。
  
  这几天,负责为Vogue挖掘全球设计人才的SaraMaino同样穿梭在上海各个角落。从UmaWang、VegaZaishiWang,到XiaoLi,Vogue提携了一批中国时装设计师。在SaraMaino看来,现在的中国时尚产业就像1980年代的日本,处在时尚产业爆发前夕。各类创意人才不断涌现,但尚未具备走出国门的准备。她举了一个例子:“最简单的道理就是,你不可能原封不动地把在国内销售的东西带到米兰去卖,可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除了销售知识的匮乏,国外的买手们还认为中国设计师的产品定价太高。
  
  无论是看秀,还是逛showroom,SaraMaino这位来自意大利的时尚星探总是习惯用手机拍照,随后在与设计师聊天的过程中记下品牌名称,例如XuZhi、SHUSHU/TONG。在上海官方showroom——Mode上海服饰展中,她见到此前在巴黎认识的中国设计师品牌TommyZhong,并准备在Vogue网站“新兴设计师”版块中加以介绍与推广。TommyZhong去年9月刚刚从英国英国格拉斯哥艺术学院毕业,目前拿到了Hostem、WaterStone等买手店订单。据TommyZhong介绍,展示系列里单价第二高的一件大衣批发价定为345英镑(约合3180元人民币),“SaraMaino觉得价格略为偏高,但这些特殊布料都是手工制作,而且工厂在伦敦,固定成本比较高”。
  
  大多设计师会在产品成本基础上乘以利润系数,但市场因素常常容易被忽略。“如果一条裙子开价800英镑,那为什么不去选择成熟的大品牌呢?”GemmaWilliams说道:“要让外国人列举十个中国设计师的名字,就已经是个大难题,更别说让他们花钱消费了。何况有些中国年轻设计师才做了3、4季。”
  
  “开设副线,或是与品牌跨界合作都不妨是条出路。”GemmaWilliams补充说:“拿MashaMa下设的副线MAbyMashaMa为例,较为亲民的价格可以让更多的顾客体验到设计师风格。”
  
  但在买手眼里,中国设计师目前最大的问题仍旧在于设计与做工。
  
  欧美时尚界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行规,买手店会观察设计师连续三季的表现,确保稳定性后,再做出是否下单的决定。这条黄金定律在中国尤为适用,Lorenzo曾经发现有些中国设计师会因为市场反馈而改变自己的设计师风格。
  
  “成熟的设计师,例如UmaWang,你很清楚她的个人印记。可有些设计师并不太确定自我风格,他们有时会180度大转弯,从东走到西”。而他需要寻找的是有辨识度,风格强烈的品牌,中国元素并非必然选项。”
  
  在Mode为期四天的展会期间,Lorenzo直接下单的品牌包括云凤思儒和刘露;OpeningCeremony则对PengChen、Heydey、AtelierRougePekin和MotoGuo表示出了订单意向。两家买手店并没有多谈选品标准,或许从他们的顾客群中可以窥得一丝线索。Jesse称OpeningCeremony的顾客“总是希望买到独一无二的东西,无论是色彩、面料、剪裁、抑或廓形”,其中就包括SusieBubble这样的一线时尚博主。
  
  和他们相比,来自法国的ArmandHadida更为严苛。“你怎么可能期待一个在学校念了3年设计的学生创造奇迹?这就好比要求刚刚学会ABC的孩子写诗一样。”这位巴黎老牌买手店L’claireur创始人说道:“这次我在上海看到秀大多像是毕业作品,或许表面挺热闹,可还处在稚嫩的基础阶段。”
  
  “你拿中国和日本的设计师品牌作比较,设计、销售是相差无几,但面料、做工还有差距。”Lorenzo说道。造成这种局面的因素除了有设计师的选择和技术,还有代工厂的工艺水平。2014年从伦敦圣马丁回国自创品牌的陈安琪就发现,设计完成后的制作过程令人头疼。她此前从来没有想过小到针线都要严格把控,设定交付日期时还要将中国工厂爱拖延的毛病考虑在内。而且,稍不留意的话,设计细节和用料都可能走样。
  
  交付日期的被动也和上海时装周的排期过晚有关。每年2月,首批时装品牌就开始在纽约发布起秋冬系列了。等到四大时装周结束之后,紧挨着东京、首尔站,轮到上海时已经是4月中旬。对于在上海时装周期间发布新系列,并和买手接洽订单的中国设计师而言,完成订单的时间压力会更大。
  
  “和大部分设计师聊下来,会告诉我做设计是他们的梦想。但这种说法很幼稚,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想了解的是生产地,商业策略等等。想当设计师的年轻人很多,但真正能走到那一台阶的还需要好几季的试炼。”GemmaWilliams说。
  
  
<1>

中研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研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755-23619058 邮箱:jsb@chinairn.com

2016-2021年棉制帽子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报告

棉制帽子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

2015年,沪深股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IPO暂停数月都I

2016-2021年梳针服装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报告

梳针服装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

2015年,沪深股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IPO暂停数月都I

2016-2021年松紧布鞋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报告

松紧布鞋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

2015年,沪深股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IPO暂停数月都I

2016-2020年中国衬衫面料产业园区发展规划及招商引资咨询报告

中国衬衫面料产业园区发展规划及招商引资咨询

"产业园区"是执行城市产业职能的重要空间形态,园区在

2016-2020年版无纺布防尘服产业园区定位规划及招商策略咨询报告

无纺布防尘服产业园区定位规划及招商策略咨询

“产业园区”是执行城市产业职能的重要空间形态,园区

2016-2020年版女鞋面用黄牛皮革产业园区定位规划及招商策略咨询报告

女鞋面用黄牛皮革产业园区定位规划及招商策略咨询

“产业园区”是执行城市产业职能的重要空间形态,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