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研网
中研研究院

首页
研究院
细分市场研究可行性研究 商业计划书 专项市场调研 兼并重组研究 IPO上市咨询 产业园区规划 十三五规划 投资银行业务 政府产业战略
行业资讯
行业经济 经营管理 企业战略 营销策略 人力资源 中研视点 行业预警 投资热点 消费市场 展会信息
数据中心
行业数据 经济指标 海关统计 监测数据 宏观经济 政策法规 渠道研究 产业集群 技术工艺 企业排名
市场分析
深度分析 国际市场 企业情报 趋势预测 市场点评 发展策略 调研资料 案例分析 产业观察 培训教材
地区经济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安徽 福建 甘肃 广东 广西 贵州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吉林 江苏 江西 辽宁 宁夏 青海 山东 山西 陕西 四川 西藏 云南 浙江 新疆 香港 澳门 台湾 黑龙江 内蒙古
行业经济
医疗医药保健 IT与通讯 机械电子 车辆交通运输 建筑房地产 轻工纺织服装 家用电器 家用日化 食品饮料酒业 零售商贸 酒店旅游餐饮 金融保险投资 出版传媒包装 建材家具纸业 能源矿产环保 石油化工 农林牧渔业 其他行业
细分行业站
医药医疗研究网 中国IT通讯网 机械电子研究网 汽车交通运输网 房地产研究网 轻工纺织服装网 家用电器研究网 家用日化研究网 食品信息网 零售商贸研究网 酒店旅游餐饮网 金融保险投资网 出版传媒包装网 建材家具纸业网 能源矿产环保网 石油化工研究网 农林牧渔业研究网 文化教育研究网
更多
新闻 娱乐 时尚 调查 旅游 人物 图集 财经 商圈 商学院

三代煤矿人疑问:煤矿之后,家在何方?

  2016年4月25日 来源: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QiuShiQi   繁体
从邹城市区向西北行驶12公里,平坦的道路开始有些颠簸,两侧的风景从绿油油的农田变成一座连一座的煤山,轰隆隆的运煤车不时从身边经过,留下一片暗沉,扬尘让人看不见前面的路。这里是兖矿集团鲍店煤矿,一座30年的老矿厂。
中研网讯:
  从邹城市区向西北行驶12公里,平坦的道路开始有些颠簸,两侧的风景从绿油油的农田变成一座连一座的煤山,轰隆隆的运煤车不时从身边经过,留下一片暗沉,扬尘让人看不见前面的路。这里是兖矿集团鲍店煤矿,一座30年的老矿厂。
  
  俞学恭一家三代都是煤矿工人,按他的算法,家里17口人有15口人在矿上工作。这个曾给他们带来无限荣耀和富足生活的行业,如今却像重霾之中呼吸的人们,期盼着明天澄澈透明的好天气。
  
  有矿才有了这一家子
  
  “1986年6月10日,鲍店煤矿正式投产,我们第一个月按期完成任务、安全无事故。”俞学恭80岁了,说起30年前鲍店煤矿刚投产时的情景,神采飞扬。他是鲍店煤矿第一批煤矿工人,1984年从滕州老家来到鲍店煤矿援建,从此在这片煤土地上扎下根。“当时的鲍店煤矿是还未开采的新矿,我们既当矿工,建井道、装设备,又当瓦工,建厂区、宿舍区,在地上和地下同时开荒掘进。”
  
  俞学恭的家就是当时第一批矿工盖得家属楼,一排连着一排,保留了上世纪80年代国企家属院的典型风格。从矿上退休的老人们三五成群的下着象棋,天真的孩子在有着巨大树冠的法桐下嬉戏,与市区繁华热闹的气氛不同,这里舒适而安静。超市、饭店银行、医院一应俱全,两万多个矿工家庭充实了这座“矿内城”,而他们与外面相隔的就是这一座座煤山。
  
  1989年俞学恭分到了职工福利房,把妻子和三个儿子从老家接来,一家人从小平房住进了70多平方的大楼房,农业户口也转成非农户口。“鲍店煤矿给了我们这一大家子,有矿才有了我们的家。”俞学恭说话时已经少有滕州口音,按照老家只算男不算女的传统,他家有17口人,15口都在矿上工作,这其中就包括3个儿子和3个孙子。2000年,俞学恭搬进了三室一厅的矿区新家,把黑白小电视换成了29寸的大彩电,老桌椅换成了全新的八仙桌和联邦椅,还添置了一台非常稀罕的立式格兰仕空调。“那时候能买上空调的,除了矿工家庭就是经商的暴发户,普通家庭有彩电的都不多。”俞学恭有些耳背,和人聊天时要靠助听器才听得清。他坐在联邦椅上,看着已经发黄的空调,眼神里仍透出一丝优越感。
  
  当上矿工就等于吃上了公家饭
  
  俞学恭一家是鲍店煤矿为数不多的三代矿工家庭。上世纪90年代,煤矿行业一片红火。鲍店煤矿不断扩大生产面,新建矿井大量招聘大量工人,本单位职工子女优先录用,俞学恭的三个儿子都在矿上上了班。
  
  俞登宽是俞学恭最小的儿子,进煤矿工作是他从少年时期就定下的目标。“当上矿工那就了不得了,等于吃上公家饭了,吃住都是公家的,就不用愁咯。”俞登宽说,在他年少时的概念里,长大后除了干工就是在老家种地,老家人都羡慕父亲能在矿上干工,但这座矿城并非谁都能进来,他一定要努力成为矿工。
  
  第一次下井的经历让俞登宽至今难忘。23岁的他第一次穿上矿工工作服、带上安全帽、背上矿灯,与工友下到430米的井下,走进设想过无数遍的黑咕隆咚的井道……虽然气压变化使他呼吸不适,仍挡不住他的兴奋,“像初生的小牛犊一样有干劲儿。”
  
  那时候老采煤工一个月能拿到400元钱,“10块钱的大团结拿在手里厚厚一沓。”俞登宽羡慕的心痒痒,便卯足了干劲儿,很快他也领到了高工钱,工作一年后跟同为矿工子女的褚延琴结了婚。“那时候太好找媳妇了,矿里矿外的都是争着给介绍。”俞登宽和两个哥哥都在矿区成了家,一大家人基本都是煤矿双职工,“男的在井下出力干活,女的在锅炉房等后勤部门赚钱,腰包越来越鼓。”
  
  后来,俞登宽同两个哥哥都分到了50多平方的职工福利房,各自过上了衣食无忧的小日子。“那时候日子过得好啊,工资高待遇好,厂里还经常发米面油、小家电,家家户户都通纯净水,用水用电都不花钱。”俞登宽说,2000年之前矿上流行“十个10”,每到春节前都会发10斤油、10斤肉、10斤带鱼……不愁吃穿还有结余。2001年之后,煤矿效益越来越好,矿上不再发十个10的福利品,而是直接变现加发奖金,俞登宽和妻子的工资也翻倍增加。2008年前后俞登宽一个月能领到5000多元,两口子加起来能有8000元,还有的采煤工自己就能领到八九千。
  
  “当时煤矿越干越带劲啊。”俞登宽说,2008年他们花6万多元买了辆车,开在路上觉得很拉风,“整个小区有车的家庭都很少”。
  
  养花打发生活成为俞学恭夫妇的一种习惯。
  
  大姑娘都不愿意嫁矿工了
  
  2011年,由于供过于求,煤炭行业步入萧条期。经历过煤炭“黄金十年”的俞登宽,最直接的感受是兜里的钱少了。“2012年年底奖金没了,之后三年工资从5000多降到3000多元,媳妇在后勤部门,工资也降了一半,现在领不到2000元。”俞登宽说,比起工资的减少,最让他担忧的是同在煤矿工作的儿子。
  
  俞长儒24岁了,他的很多同龄人刚刚大学毕业开始找工作,而他已经在井下干了五年的掘进工。2011年他高中毕业时,正好赶上鲍店煤矿三年一次的大招工,这也是矿上最后一次招收最低学历为高中的招工。
  
  从小玩着煤土长大的俞长儒试着考了一下,顺利考进掘进班,而他当时也被一所职业学校的采煤专业录取。“学了采煤专业,毕业了还是回到矿上,当时觉得还不如直接就去矿上上班,家里也比较支持在矿上学技术。”俞长儒所在的掘进班,是最苦最脏最累的一线工种,矿工们在矿道的最前端打洞、探路,被各种煤尘、煤灰包围着。从19岁干到24岁,俞长儒拿到的工资却从当时的1万元降到现在的5000元,“钱少了,活还是照样干,”俞长儒觉得自己没摊上好时候。尽管如此,俞长儒并不后悔当时的选择,“很多同学毕业都还没找到工作,现在都不包分配了,外面的岗位也需要像我们这样有经验的技术工,我们毕竟是在国企,老百姓对国企都还是很放心的。”从小在矿区长大的俞长儒,说话的语气和矿外的90后有很大不同,包分配、技术工、铁饭碗,这些父辈的专用词儿,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儿子性格内敛,很少在家抱怨,偶尔忍不住发几句牢骚,俞登宽听在心里,很不是滋味。
  
  儿子已经到了适婚年龄,俞登宽有些着急,想让儿子快点娶媳妇。但儿子相亲见了几个女孩都没有成,这让俞登宽很忧虑。为了给孩子增加砝码,年前他们在邹城市区给儿子买了套房子,123平米,65万。夫妻俩拿出所有积蓄,给孩子付了20万首付。“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大姑娘都不愿意嫁矿工了。”俞老爷子念叨着。
  
  走了能干什么呢?
  
  工资的下降让俞登宽一家开始盘算着过日子。“原来花钱大手大脚,买衣服什么的都不疼乎钱。”褚延琴说,工资下降后家里很不适应,柴米油盐都要算计,有时也为花钱的事吵嘴,这在以前几乎没有过。
  
  “以前工资高,下班之后经常吆喝着去饭店,今天你请,明天我请,一个月怎么也得有个5、6次,日子过得很潇洒。”俞登宽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工友们不再吆喝着一起吃饭,张罗请客的工友越来越少。
  
  工友闲谈或是家庭聚会时,大家谈论的话题也发生变化。从之前讨论谁的奖金高、领的工资高,到现在变成了讨论谁内退了,谁又出去做生意了。这两三年,陆续开始有人从这座矿城里走出去,进来的人则越来越少。俞登宽从没想过离开矿区,也没想过让儿子离开矿区,“走了能干什么呢?”俞登宽说不清楚,“我们老辈儿就干这个,我算是子承父业,我的儿子又子承父业。矿山就是我们的靠山,没有煤矿也不会有我们现在的家。”说这话时,48岁的俞登宽竟湿了眼眶。
  
  矿上鼓励职工内退,俞老爷子眉头紧皱。“在井下作业,相当于四块石头夹着一块肉,需要很娴熟的经验,半点都马虎不得。”他担心如果中年职工大量内退,一些年轻人把控不了生产细节,没有那么多经验铺路,会出现安全疏漏。
  
  听说五一之后要从后勤部门施行轮岗,上一个月休一个月,俞登宽不知道,如果妻子赶上轮岗,那休息的一个月她要去做什么,他更不知道,万一哪天他也要轮岗,他该去干些什么。
  
  想不出答案,俞登宽依然每天早上6点半从家中出门,在430米深的井下作业6、7个小时,熟练的检修机电设备。地下矿井是他工作26年来最熟悉的地方,半封闭的矿城是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跟不上城外世界的节奏,选择与鲍店煤矿荣辱与共是他唯一的选择。俞登宽知道,近三年减薪的阵痛可能只是煤炭行业转型的开始,轮岗、内退、裁员等更多减员增效的措施即将像台风一样横扫而来,但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经受得住。
  
  “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俞登宽说,正如诗歌里写的一样,他深爱着这片煤土地,自己不想离开也更不想让孩子远走。所以他们只能选择与煤矿风雨同舟,在瑟瑟寒风中等待着春天。
<1>

中研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研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755-23619058 邮箱:jsb@chinairn.com

2016-2021年主焦煤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报告

主焦煤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

2015年,沪深股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IPO暂停数月都I

2016-2021年中煤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报告

中煤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

2015年,沪深股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IPO暂停数月都I

2016-2021年一般烟煤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报告

一般烟煤市场投资机会及企业IPO上市环境综合评估

2015年,沪深股市跌宕起伏,大起大落,IPO暂停数月都I

2016-2020年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园区发展规划及招商引资咨询报告

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园区发展规划及招商引资咨询

"产业园区"是执行城市产业职能的重要空间形态,园区在

2016-2020年版洗精煤产业园区定位规划及招商策略咨询报告

洗精煤产业园区定位规划及招商策略咨询

“产业园区”是执行城市产业职能的重要空间形态,园区

2016-2020年版铜矿产业园区定位规划及招商策略咨询报告

铜矿产业园区定位规划及招商策略咨询

“产业园区”是执行城市产业职能的重要空间形态,园区